必发指数网_必发交易量_开门彩

您的位置首页  便民服务  女性

正午 王海与十个征婚的女人

正午 王海与十个征婚的女人  编者的话:几年内,三十多岁的男子王海通过婚恋网站及其他手段与多名女子“谈恋爱”,索要礼物钱财,先后诈骗共计40多万元,最终锒铛…

原标题:正午 王海与十个征婚的女人

  编者的话:几年内,三十多岁的男子王海通过婚恋网站及其他手段与多名女子“谈恋爱”,索要礼物钱财,先后诈骗共计40多万元,最终锒铛。在法庭上,王海,希望早日回归社会。可是,案件中的女性却很难回归生活。她们对婚姻的美好盼望被毁了。其中一名女性说,对于这样的,很多人都会说“你怎么那么傻?”,没什么人会说,“你肯定很痛苦,很不容易。”

  2012年6月,一个初夏的夜晚,上海浦东新区的一个住所传出激烈的争吵声。电视屏幕的碎玻璃洒满一地,刚领了半年的结婚证也被撕碎扔在地上。屋里一片狼藉,王海和他的新婚妻子李春扭打在一起。王海一边用浓重的东北口音骂人,一边疯狂地砸东西。在李春声嘶力竭的哭声中,王海在房间里发疯一样搜寻,找到一个黄金手镯,两个黄金吊坠,还有一些高档酒。他把东西放进一辆黑色的本田雅阁,地启动发动机,扬长而去。

  王海长得挺帅,1米八的个子,约72公斤,中等体态,穿着得体,看上去客客气气的。

  2011年,李春30岁,丧夫一年多,独自带着两个女儿。虽然在上海有家业,还是一个公司的法人,但李春很心慌,怕单亲家庭对孩子不好,她着急给女儿们找一个新父亲,她以为那才是完整的家庭。那是她人生中最伤心失落的时候。2011年7月,李春在婚恋网“世纪佳缘”上注册,发布了求偶信息,很快得到一个叫王海的男人留言。俩人在QQ上聊了不到一个月,就决定在上海见面。

  李春对王海的第一印象很好。王海告诉李春,他原来也是做国际铁矿石的大生意,刚失败了,想休息一段时间再恢复工作。作为女商人,李春很理解生意场的高低起伏。

  见面后,李春在上海给王海租了房子,并且给他生活费。这个从网络世界走来的男人,懂得对她的俩孩子好,尤其关心3岁的小女儿。这一点让李春,缓解了她最大的顾虑。

  当年9月,见面后一个月,俩人开始商量结婚。王海带李春回辽源老家见父母和亲戚朋友,在饭桌上,王海对众人,他们已经领证。李春认为,“谈朋友,不会轻易见家长,见了,就说明彼此的诚意。”于是,她也带王海回了一趟老家。回上海后,王海就提出在老家给父母买一套60万元的房子,要李春先借17万元的首付,每个月再给他的工商银行存1800元作为房贷月供。李春答应了。她和前夫曾经的婚姻简单又平静,不分彼此,她没经历过感情的不幸。

  12月,王海的父母来上海玩,李春负担了所有的费用,而且全程陪同。她心甘情愿地付出,她太着急走入婚姻了,很渴望和一个男人“好好地过日子”。她带着王海一起去见朋友,希望他能融入自己的生活。可是慢慢地,她发现王海并不像做大生意失败的人,他的言行举止都显得没有教养,没见过世面,也没什么文化。可是,已经领证了,唯有过下去。

  每天,李春去公司上班,王海以休息为借口,整天躺在床上玩手机,聊QQ。对孩子们的关心也淡漠了,她们饿了,他就炒个冷饭。他长期没有收入,找各种借口问李春要钱,像个无底洞。李春催促他工作,他总是说“过几天就去”。后来,李春心有疑虑,查了他的工商银行账号,发现并没有办理房贷月供。俩人常常争吵,甚至打架。“一次又一次,我告诉自己,必须到此为止,这些负能量,要止损”,李春说,2012年6月,她下定决心要断裂,“哪怕一辈子再也不嫁了” 。那一次,王海气急地砸了家,开着她的本田汽车消失了。

  两个月后,2012年8月,李春行驶在夜色中的高速公上,突然接到一个女孩的电话。对方问她,“你认识王海吗?” 她很吃惊,找到一个休息站,停了车,回拨电话。对方说,王海在她深圳的房子已经住了一个月,提出要带她回东北老家见父母,准备结婚。可是,她偶然发现了李春的存在,在百度上找到了她的电话号码。李春说,“王海就是个骗子”。挂了电话后,那个女孩连夜让亲戚把王海赶出。

  刘思宇生于1978年,比王海大三岁,是初中毕业的执业者,有两辆车。2012年7月底,她34岁,在“世纪佳缘”读到了王海的留言。王海说自己是单身,做钢材生意的。

  在深圳谈婚论嫁的同时,王海纪佳缘网站和刘思宇进行着另一段“恋情”。被深圳女孩赶走之后,他当月就到了。王海和刘思宇在昌平区立水桥地铁站附近见面。见了两次,通了几次电话,王海就住到刘思宇家里了,俩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当时李思宇完全不知道李春和其他女人的存在。

  9月初,王海主动提出结婚,和刘思宇过日子。同时,在上海的李春提出要和王海离婚,并且让她的弟弟反复打电话,用强硬的态度索回那辆本田汽车。王海提出,给3万元,就把车开回去;如果要离婚,再加2万元。李春不甘心被,情愿不离婚。

  后来,王海收到了3万元,悄悄把车开回了上海。对于这些谈判,刘思宇并不知情,只是突然发现王海的车不见了。王海解释,不想要那辆车了,开到上海卖掉了。婚后做生意,需要开宝马。刘思宇把她的一辆本田车卖掉,给王海买了一辆63万元的宝马530轿车。她刷卡支付27万,办理了三年按揭,月供1万元。宝马车登记她的名字,由王海使用。9月12日,俩人就开着那辆宝马车回到了辽源王海家,见王海的父母、舅舅和大姨等亲戚。王海在饭桌上说,“这是我对象,我们半年后就结婚了”。

  2012年12月,王海拿着户口本,对刘思宇说准备跟她回湖南领结婚证,不过,他要先坐火车去江苏南通的工地结算。出发当天,早上九点左右,一个陌生号码打通了王海的电话。他没在手机旁边,刘思宇接了电话,一个女人问,“王海在吗?”

  最后,王海承认李春是他的妻子,但是,他已经不想和她过了。他想共度余生的人是刘思宇。刘思宇和王海继续同居,离婚再结婚的事情,悬而不决。王海对2万元的“离婚费”不退让。

  2013年5月,黄昏时分,在家附近立水桥地铁站边的餐馆门口,刘思宇看到了自己买的那辆宝马汽车。透过餐馆的玻璃窗,刘思宇目睹王海正和别的女孩吃饭,举止十分亲密。她冲进饭店把王海叫出来,俩吵。刘思宇要讨回车钥匙,王海把她的三星手机摔在地上,抢走了她的普拉达钱包(价值5400元),里面有身份证和银行卡等物品,转身再用砖头砸碎了宝马车的玻璃。刘思宇报了警。

  来后,只按吵架的情侣来调解。王海写了一个《赔偿书》就跑了。此后,俩人一直在谈分手,2013年7月份后,彻底断绝联系。

  李春对这一切都不知情。只是,某一天,王海突然打通她的手机说,“你把我的事情搅黄了,你小心孩子”,然后,就挂了电线

  王海纪佳缘、百合网站的昵称是“精致”,微信的昵称是“弹簧”。他最爱宝马汽车,喜欢,穿高档的名牌衣服,合身体面,戴着墨镜,头发打了摩丝梳向头顶。镜头常常从侧面照过来,1米8的高个子,露出富条的肌肉。他的介绍是:“王锴园,警校毕业,现在做国际铁矿石生意”。他在网络上说自己是王锴园,身份证名字是王海。

  2014年8月初,读到王海纪佳缘网站的留言时,林兰刚满30岁。作为“北漂”,她有大学本科学历,在某集团当总裁助理。她很能干,身兼多职,工作非常忙碌。“三十而立”的魔咒让她终于想结婚生孩子,可是又觉得找个适婚的人很不容易。

  林兰和王海在微信上聊了两个星期,就在昌平区的立水桥地铁站见面了。王海自称做国际铁矿石生意,有房有车,有逾两千万元的身家。林兰心生喜欢,觉得他符合择偶的条件。见面后两个星期,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王海提出,彼此需要互赠礼物,他送她一个Prada的挎包,她送他一块欧米茄手表。他在微信发了手表的购买链接,林兰觉得5万多元太贵了。王海说,刚好有朋友近期去购物,托他买能省下一万多块钱。过了几天,他说,朋友已经到了的商场,垫钱给她买了一个一万五千元的包包,给他买了四万两千元的手表。他把和朋友聊天的截图转给了她。

  截图上,所谓的“朋友”跟王海说:“你做那么大生意,人又豪爽,谁嫁给你幸福死了。我是陪(配)不上你了,薇薇和凯琪都喜欢你,她们家资产最少十多亿,你都不喜欢她们,你喜欢什么样的?”王海回复,“我新处了一个女朋友,网络里认识的,很普通,但适合过日子。你去时给我买个包包吧,一万五到两万的。”

  看完截图,林兰想马上转账给王海,王海说,最近做生意要给领导送礼,正需要用钱,转账后再取钱很麻烦,现金更好。再见面时,王海已经很高兴地把手表戴上了。林兰也拿到了有“Prada”标签的包包。在王府井逛街时,林兰在银行柜台取了四万两千元现金交给王海。这个9月是俩人的蜜月期。

  此后,王海在林兰家过夜的频率越来越低,最初常见面,后来只是每月一次。尽管如此,林兰仍然一直喊他为“老公”。某一天夜里,林兰的手机亮起“弹簧”的微信,“没事,我们挺过这半年就好了,无论怎么样,我们在一起都开心,就算以后我生意赔了,我都觉得和你在一起开心。 想你。”

  不过,王海还发信息说,“结婚以后,我在外边应酬,和女人,你不许管。我又不会和别人发生感情,只是性需求。宝贝,如果以后我出差,可以找小姐吗?”

  林兰后来对他说,“我现在开始离不开你了,但是,(你)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也许你只是想找个老婆,我想找个相爱的人,一起做饭,一起看电视,一起睡觉!不一定要,但是亲吻,拥抱,心里都有着对方。你比我有钱,也许认为女人生活好比啥都重要,老公,你真的了解我吗?”

  9月底,王海说要买一辆新的宝马汽车,需要5.1万的购置税。他要林兰先拿2.5万,他拿2.6万。可是,林兰的信用卡已经透支三万五千元了。为了支持王海做生意,她已经悄悄地去银行用保单抵押贷款了2万元,还不敢告诉他。她委屈地发微信给王海:“我哭了,我想你和我妈妈了。”

  王海并不同情她的苦衷。他生气地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那你好好考虑吧。后悔还来得及。下班时,和你说帮我拿点购置税,你推托就是这个意思,犹豫,那你好好考虑吧。我跟他妈似的,现在明白了。我对你说的,你却当成我只说不做,妈的。”

  “你怎么了,感冒了吗?你在单位吗?我给你买点药送去吧。”气氛又开始变得温情起来。王海接着说,“没事,老婆,挺过这两个月就好了。我顶车的一百万,朋友两个月后给我。我年底就会缓过来。”

  两人商量了拿钱的时间和林兰的病。王海最后说,“我觉得在最低谷时遇见你,很开心,我们这样的感情才会更牢靠更幸福,我这人就是脾气不好,但是我真的很想和你过一辈子,因为我知道你会照顾我的。”

  ——“我只能说我就是这命,终于想结婚生孩子,能找个互相理解照顾的人不容易啊 。”

  林兰取了2万元现金等王海过来拿。过了几天,王海又说要出差谈生意,给局长送礼,让林兰再拿1.5万元人民币和1000元美金。他就在银行里拿走了钱。

  王海频频地“出差”,其实是去见另一个叫周文的女人。周文是硕士毕业生,在某个公司担任经理。她生于1977年,37岁的时候在百合网站注册了交友账号。周文收到了“王锴园”的留言说,很想认识她,并且留下了微信账号。王锴园自称创业,有一个做国际贸易的公司,十来个员工,很挣钱,每个月给妈妈5万元的生活费。二人见面后,周文对王海有好感,一个月后确定了恋爱关系。王海说,“我们要往好的方向发展。”

  确定关系不久,王海说要过生日了,问周文会送什么礼物。周文没回答。王海在微信上给她发了一个男款Prada手包的链接,说以后她过生日,他会送一个更贵的。周文用信用卡透支了2.1万元给王海。王海说买包不够,周文又转了1000元。过了一段时间,王海提出让周文给他再买一块欧米茄手表,作为定情信物。俩人来到中国工商银行的ATM机,周文取了两万八千元现金。王海当场存入自己的工行卡里。他还以买大型犬的借口,问周文要了一万多元。可是,无论欧米茄手表还是大型犬,周文都没见过,她只见到他拿了一次Prada手包,不过不确定是王海借的,还是高仿的。

  周文走了,王海还有林兰。林兰对周文完全不知情,有些夜里,当她感到孤单,就发微信问王海:“老公,你今晚过来吗?”王海回复,“看心情”。

  2014年10月,王海告诉林兰,他的糖尿病严重了,需要吃产品进行调理,可是手里没钱。林兰的现金已经不够了,她用信用卡帮他支付了6000元。过了几天,他说有效,让林兰再用信用卡买了3000元的产品。

  11月份,王海偷偷查看林兰的手机,把她和其他男性的聊天记录截屏,她,说自己生气了,要跟她分手。林兰求他原谅。王海提出要一部苹果6手机才能消气。林兰就带着王海去国贸的苹果专卖店买了手机,用信用卡刷了6000多元。12月份,王海提出要林兰买新衣服,她再次花了5000多元。

  2015年1月,王海说,带林兰回老家订婚,要她给他父母买礼物。林兰为此花了3000多元。没过多久,王海说他父亲要去世了,他提前回老家,不能带她回去。走之前,他仍然以聊天截屏为由收取“罚款”,不依不饶,甚至变得冷漠。

  “老公,我你了。早安,亲爱的,起床后给我回个信息,不要让一个爱你的人等得太久。”

  她继续问,“干嘛呢,亲爱的。” “你干嘛这样对我?”“老公,说个话呀。”“别生气了。”

  2月13日,林兰再问,“你在哪呢,能回个话吗?亲爱的。”“不要丢下我,好不好。”“预祝情人节快乐。” 没有回复。

  2月14日情人节,林兰发信说,“想你了”。那些天,她不停发微信,全是自言自语。她最后说,“ 如果你不想联系我,想去找更好的,我不拦你,但你得把我的钱还给我,你找什么样的无所谓,我的心也痛到极点了……你就像网上说的一样吧,是个小白脸。希望有一天,你会想明白,这个世界除了,一切都是小事。王海,顺便告诉你,你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包括我。”

  这些话,都没有等到回复。直到她发了一个红包,“恭喜发财,大吉大利”。王海给她发了一个白眼的表情,然后说,“再给我点,我明天充话费。” 他继续说,“你再给我一百,不然我没话费了。”

  又一个“恭喜发财,大吉大利”的红包过来之后,他问,“还有吗?”添上了两个笑脸表情。

  2月23日,王海主动给林兰发微信,让她帮他舅家妹妹找工作。27日,又主动发了一个微信,“给你个任务,我在老家报喜鸟专卖店试了一件衬衫,穿着很漂亮,可只有一件170的了,我穿不了。你帮我在找找。”除此之外,林兰表达思念、爱意的电话和微信,他一概不理不睬。

  到了4月,俩人对这段关系有了更直接的谈判。林兰说:“王海,我真的很希望珍惜你。亲爱的,别这样好吗?我是愿意和你共患难的人,你说我们五一结婚,你在最的时候遇到我,我难道对你的帮助不大吗,为什要这样对我,你就没爱过我是吗?”

  林兰要求结婚。王海说,先交两万“罚款”,再拿二十万,“我马上和你结婚登记”。林兰回答,“我认识你花了十万,你认识我花了一条丝巾一个包。我觉得我还常有诚意的。”她还是在争取,希望他回心转意,她没有王海,她找人看过他送的包,是A货。

  王海的“女友”几乎没断过,不过在2014年和2015年, 他的社交账号最繁忙,同时交往着多个女性。除了婚恋网站,王海还让热心人给他介绍对象。没有一个“女友”知道他的住所在哪里,因为每次发生性关系,都是在女方的家里。

  在林兰苦苦纠缠王海时,王海在百合网上认识了李琴,一个32岁的工程师。2015年2月两人飞速地确认了关系,王海又把那张跟朋友的聊天截图发给李琴。截图的文字和以前一样,只不过所谓“朋友”的头像变了。他说托人给她买了包,要求她送欧米茄手表作为定情信物。李琴先给了2万,说等他生日那天再给余下的3万多。王海拿到钱后暂时消失了,再次出现时让李琴给他买高档衣服。李琴不同意,双方冷战。之后李琴要求和好,给了王海5000元“表示诚意”。5月10日,王海在QQ上提出,要李琴陪他玩“游戏”。两人再次吵架,再次和好时,李琴对王海说,“谁会在认识你三天就给你2万元。你错过我,就不会再找到比我更好的。” 这次和好,她把买手表的三万多元补上了。

  与此同时,王海还在百合网往着一个27岁的女性。生日礼物和定情信物也是欧米茄手表。

  还有28岁的李欣——热心阿姨帮忙牵线的相亲对象。李欣在秦皇岛,大专文化。2015年4月,她认识的王海是“做国际贸易的,市朝阳区户口,有一套120平的房子,房价每平米5万多。还有价值100多万的7系宝马轿车,曾经有两辆车,一款是玛莎拉蒂,另一款是7系宝马轿车。父母退休,偶尔来生活,每年去三亚度假”。

  王海提出,他6月22日过生日,她要送一块价值41000元的欧米茄手表,等她生日的时候,他送一部苹果7手机。李欣从交通银行取了30000元,又从钱包里拿了1000元现金,给了王海。6月25日那天,王海又发微信说:“宝贝,我过几天回老家上新车牌照,买车加保险和交购置税,花了50多万,现在手里的钱很紧张,你能先把那剩的一万元钱早点给我吗。”李欣回复没钱了,王海说,“我靠……那算了。”

  2015年4月,当婚恋网上的几个女性都认为自己是王海的未婚妻时,王海还交往着28岁的杨凌,这是他用微信“附近的人”找到的,杨凌是大学本科毕业生。见面的当天,王海就提出要跟着她回家过夜,当时遭到。不过,俩人很快就又见面了,而且发生了性关系。

  见了几次之后,王海提出送杨凌Prada手包和一条丝巾作为定情信物,对方送他欧米茄手表。他也给杨凌看了和朋友聊天的那个微信截屏。在另一个截屏里,王海问,“现在Q5多少钱?”朋友回复,“你要买?你开一百多万的车,怎么会要买Q5?”王海说,不是他开的,是送给新处的女朋友。挺好的女孩,再过两个月,就要结婚了。朋友说,“呵呵,你真够可以的了。你确定她跟你!虽然你挣的不少,但你想好了。”

  这两个截屏杨凌掏出现金。王海联系了一个套用信用卡的人拿着POS机过来,当场从杨凌的招商银行卡刷走了49700元。

  收到林兰的微信和电话时,王海往往正在杨凌的住处。他的糖尿病越来越严重,“产品”也成了他索要的定情信物之一。他相信那个保健品能让身体变好。他还非常注意饮食,不吃太多米饭,尽力控制血糖。他常常让杨凌去一个叫翠花饺子馆的东北菜馆买“炒花菜”,以及“鸡刨豆腐”。他会再三,“ 今天一定要告诉老板不放糖,就算那个菜不用糖,也要告诉他不要放糖。”

  杨凌每天等待着王海的微信,“哥哥,我就像个小媳妇似的,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你回来,结果你没来。我好难过啊。”

  某一天晚上,王海说回自己的家改资料,杨凌悄悄尾随,发现他并没有回家,只是在楼下遛弯打电话。次日早上,她很早起床,躲在卫生间查看他的手机,才发现他一直在骗她。她找到一个叫丽丽的号码,记了下来。

  至此,王海的多个“女友”开始交换信息,从情敌变为战友。有几个“女友”相互通了电话,发现王海都以生日为由索要礼物,不过,他跟每个人说的生日日期都不一样。他喜欢的礼物都是欧米茄手表,借口也都是托人在代购,然后问“女友”要现金或者转账。所谓的代购手表,只是他手腕上戴着的那个,没有一个人看到带着包装的新手表。

  39岁的丽丽也是王海在“世纪佳缘”网站认识的。截止到2015年5月,丽丽是王海当年的第四个“女友”。仍然是在昌平区的立水桥附近,网友见面,然后确定了恋爱关系。王海提出要她买欧米茄手表作为定情信物,同时说,已经给她买好了一个包和一块丝巾,但是必须在适当的时候才能给。

  5月24日,王海仍然用代购的谎言骗取了72000元现金。5月27日,王海说他妈妈要过生日了,让丽丽“表现表现”。她买了10100元的金镯子。

  这一次,钱来得很快很容易,王海的节奏也步步催紧。6月23日,王海买了一辆宝马525轿车。25日,他说买车交税还差3万多,需要丽丽帮他凑够。26日,俩人约好在三河市燕郊开发区的工商银行提现金3.8万元。银行人很多,需要排长队,王海显得急躁不安,要换一家银行。丽丽想起,某一天早上,她曾接到过一个电话,一个女孩悄悄地告诉她,王海是骗子。

  排在取钱的队里,丽丽起了疑心,想让帮忙分析一下王海到底是不是骗子。她报了警。她和王海走出银行,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来了。王海被传唤到,让丽丽电话通知她所知道的王海别的“女友”。那个“女友”来了,再电话通知了别的“女友”。数人,王海被刑事。

  2016年2月1日,王海站在了市朝阳区温榆河法庭的被告席上,他身穿黑色棉衣背心,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手被锁上了。

  王海认为,“我跟她们相处交往,主要就是玩玩,跟他们发生性关系。不是奔着钱去的,她们所说的数额,有的是不对的。”他还辩称,那些女性都是自愿给他财物。

  王海,别名王锴园,线年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2008年自己做生意,2012年来京务工。在法庭上,当问他的职业,他坚称自己是做铁矿石生意的。问他的公司是什么名称,他说没有公司。再问他下家是什么公司,他回答“不知道”,上家是什么公司,也“不知道”,反正是在山西的某个地方。最后问他,既然上下家的公司名称都不知道,货款怎么给。他说,一般都是给现金。

  无论是法庭阶段,还是侦查阶段,王海回答问题都很含糊,不愿意留下可以考据的痕迹。警方曾讯问他,是否真的买了一块欧米茄手表。双方有了以下对话:

  检察官在法庭上陈述了公诉意见:恋爱关系区别于其他人际关系。如果同时和多名女子,以男友名义交往,虚构事实,那么所谓的恋爱关系,是不真实,不真诚的。无论对方是否自愿给予财物,恋爱关系都只是诈骗的手段。

  总共有十个女性去提供了证言,其中八个在婚恋网上认识了王海,还有一个是相亲介绍,另一个是通过微信“附近的人”功能。因为的原因,法庭只确认了八个被害人。

  检察官对王海判有期徒刑6至8年,并处罚金。法院认定,王海诈骗的钱财总额四十多万元。在审理期间,王海的亲属退赔了其中六名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另外退赔了九万六千多元给其余两名被害人。据此,法院认为可以从轻处罚,最终判处王海有期徒刑五年,罚金人民币六千元,一辆宝马汽车和两块手表发还给王海。

  开庭时,王海法律意义上的妻子李春并没有去旁听,也没被法院认定为被害人之一。她只是和其他“女友”一样,去讲述了自己被骗的经历。很多人在证言上写,后来感觉到上当了,但是没有勇气报警。另外,因为王海常常是索要现金,她们苦于没有。找到了她们,她们才终于可以把被骗的事情说清楚。

  李春后来在网上搜了王海的照片,了解庭审的情况。在电话里,她用略微沙哑的声音说,“他本来长得挺帅,法庭上的他老了很多。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可能是糖尿病影响了,另外,毕竟是骗子,要防着这个,防着那个,多累。”她叹息说,“当年太着急走入婚姻了,就容易相信了。他的长相好是一个因素,另外,毕竟是职业骗子,很厉害,哪怕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也躲不过。”

  过去这些年,有好几个女孩子给李春打过电话。她说,没有任何嫉妒的心情,她直言不讳地告诉她们,“王海是个骗子,你应该是被骗了吧。”有些人相信了她,有些人仍然幻想自己和别人不同,王海会因自己而改变。

  那2万元“离婚费”是根刺,李春咽不下这口气。有个女孩曾给李春打过电话,李春提醒她,她仍然是王海法律意义上的妻子。后来,那个女孩和王海闹翻了,王海把她的电脑从楼上摔了下去。可最后还是女孩,求王海回去,女孩希望王海好好上班,以后和李春离婚,和她好好过日子,因为她怀孕了。

  审判已经过去快3年,李春一直没向法院提起离婚。她说,不愿意再想起那个人,不愿意再触碰那段往事,所以一直拖着。她想让那个伤痛结疤,不愿意再揭开。王海服刑5年,如果没有减刑,即将于2020年6月25日出狱。李春很想在那之前把离婚手续办完。但如果要对簿公堂,再见到那个人,她就情愿一辈子都不离婚。她说,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王海,那就是“人渣”。

  还有王海的家人。李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为什么王海父母允许他带无数女孩回家“见父母“,明明他已经结婚了。几乎所有女性都以为“见父母”是很真诚,严肃的事情,可是在王海的家庭,这却成了一个集体。李春认为,王海好吃懒做,以色,他的父母也是有责任的。

  在法庭上,王海,希望轻判,让他早日回归社会。可是,案件中的女性却很难回归生活。她们大部分采访,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们希望这段伤痛在心里悄悄结疤,希望生活可以重新开始。

  李春说王海给她的人生上了一课。她觉得王海毁了她对世界、对婚姻的美好盼望。她不再憧憬婚姻了,也许会谈恋爱,但是会在财务限——“至少不会再出钱陪对方的父母旅游”。

  现在,李春再也不着急给孩子找新父亲了。她明白了,单亲家庭,父爱的缺失,是可以通过对孩子进行心理引导来克服,不一定要填充。她被骗的事情,至今不敢让父母和亲戚知道。2018年11月下旬,她躲在上海家里的房间,悄悄地接受了电话采访。她说,对于这样的,很多人都会说“你怎么那么傻?”,没什么人会说,“你肯定很痛苦,很不容易。”

  怀孕的女孩和李春曾加过微信好友,她们聊了和同一个男人的纠葛,相互关注朋友圈。那个女孩没能让王海。王海离开她,继续在婚恋网上约会。她把孩子“打掉”了。后来,和别人结婚的时候,那个女孩拉黑了李春。

  题图:2009年12月13日,,由百合网主办的首届“中华魅力单身女性发现之旅”比赛现场。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