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指数网_必发交易量_开门彩

您的位置首页  便民服务  女性

从花电车到专用车厢:日本女性出行安全的百年发展史

从花电车到专用车厢:日本女性出行安全的百年发展史  近来,由于恶性案件频发,女性出行安全受到人们的关注…

原标题:从花电车到专用车厢:日本女性出行安全的百年发展史

  近来,由于恶性案件频发,女性出行安全受到人们的关注。有网民以后女性打车最好挑个女司机,这种将女性“隔离”出来解决问题的思其实一直存在,最典型的莫过于应对更为常见的公车性而设立的女性车厢——

  日本的女性专用车厢由来已久,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没有发展成一项政策,但出现了很多只许女孩子使用的车厢——

  第一次出现专为女孩子们设置的车厢,是在1912年明治时代的东京。当时有不少花季少女需要乘坐中央本线前往沿线的女子学校。于是这条线被人称为“花电车”(Hana-Densha)。这个名字听起来十分可爱,满溢着清爽的气息,当时有些男校学生故意趁电车高峰拥挤时与女学生们同车厢,给心仪的女学生们递情书或写纸条,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特有的浪漫了。

  然而,美好的事物吸引来的不一定都是美好——时任日本贵族学校“学习院”院长的乃木希典,就曾经因“花电车”上有女学生遭到非礼而投诉电车公司。于是,为了严肃风纪,日本首例“女性专用车厢”就这样诞生了。不过这节“女性专用车厢”出现没有多久,又很快消失了。

  到了1920年,为了给家庭主妇们外出购物提供方便,促进商品销售,当时的市也曾推出过“女性专用车厢”,但也很快销声匿迹。稍微长久一点的是女学院包租的“女性专用车厢”——女学院是西日本的女子名校,为了遵守女子学校风纪,女学生们的性,女学院曾经在昭和时代的1933年至1937年这五年之间,为女学院的女学生们包租整节车厢,作为女学院女学生专用车厢。

  二战之后,虽然交通设施简陋但人人都必须出门工作,于是交通变得十分拥挤,高峰时间的电车使用率甚至高达300%。早上通勤时刻,甚至需要车站工作人员帮助往车里推乘客。在这种拥挤的情况下,为了体质较弱的妇女和儿童,东京中央本线再次推出了“女性儿童专用车”,成年男性如果进入这些女性专用车厢,会受到法律的惩罚。随着经济的发展,交通设施渐渐完善,电车不必承受巨大的压力,专用车厢也慢慢失去了用武之地。1973年,最后一条带有“妇女儿童专用车厢”的地铁线也被取消了。

  专为女性和儿童设立的车厢,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解决了女性的一些安全问题,但也招来很多不满。例如二战后的女权团体,认为在电车上设置女性专用车厢根本就是在歧视女性,将女性视为弱者,与男性区别对待。铁道公司当然不愿担下“歧视女性”这么大的,于是,为了证明真的没有歧视女性,“女性专用车厢”从日本消失了。

  在此之后,是否应该专为女性设置车厢的讨论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一次恶性事件的出现……

  事情发生质的变化是源于1988年的一起案件——“大坂地铁御堂筋线事件”。

  当年有一位有感的女性,因为看到有两个年轻人对一位女性乘客进行性,仗义出手相救,让女性。然而这位富有感的女性却因此被性者在心。为了报复这名女性,两人一尾随者,最后在一处建筑工地附近,这名心怀的女性竟被二人。

  80年代,电车内的性犯罪仅被称为“小小的事件”。御堂筋线事件之后,队、交通局、私铁运营方反应迟钝。直到第二年,大阪警府才制作了第一份针对性的广告,并在JR东海岸线投放

  这个事件爆发之后,者双双被,并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但电车“痴汉”的性问题却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

  所谓“痴汉”,本出自中国古汉语,就是指愚蠢、愚痴的男人。但在日本,提起痴汉,一般来讲就是指我们所说的耍,包括肢体触摸、语言调戏、文字等,其实也就是性的意思。电车“痴汉”,顾名思义,也就是在电车这个密闭空间中性女乘客的人。

  东京都交通局的「痴汉扑灭」防治宣导海报,以不同的漫画画风呈现,鼓励勇于电车痴汉

  据日本警视厅统计,在20岁至30岁的女性之间,被痴汉过的人占百分之六十以上。而据致力于東京榎本医院保健福祉士齐藤章佳先生透露:在他们医院接受方面治疗的“痴汉”大多数都是大学毕业且已婚的公司正式社员,而且他们大都热爱工作,在家庭也都是太太、孩子眼中的好丈夫、好爸爸。

  那么,这些“好好先生”们,为什么一进电车,就通通猥琐油腻的“电车痴汉”,而且这种现象还愈演愈烈,成为了日本的一个社会问题了呢?

  首先,如东京、大阪这样的大城市的人口过密现象在客观上对痴汉行为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自上个世纪60年代后半开始,随着日本电车、地铁的快速发展,人们越来越多的开始利用这些便利的交通工具。当然,地铁、电车的拥挤现象也越来越突出,时至今日,每天早上车站工作人员一边喊着一边往车厢里推人的景象已经成为了大都市早间的站台一景。在这样人挤人、人挨人的车厢里,一些人抱着“不会被抓住”的侥幸心理趁机女乘客,满足自己心里隐藏的。

  其次,日本无奇不有的性文化也是间接促进痴汉行为增多的不可忽视之因素。为了迎合一些人的心理,日本的性产业者开发出了各种诸如形象俱乐部(一种为满足日本男人对像空姐、、学生等的性心理而让性工作者穿上这类为客人从事性服务的场所)、痴汉电车模拟游戏(一种把房间布置成车厢模样,然后由性工作者在车厢里接受客人的触摸等性行为的服务)等性服务。在一些向的漫画中,电车性情节也屡见不鲜,甚至有些漫画为了戏剧性,还让性者与人终成眷属……长期阅读或体验这些情节,在面对真实的电车空间时,一些人便难以忍住自己的,从而性其他乘客。

  最后,日本女性的软弱、也是使得痴汉增多的一个重要因素。日本警视厅曾有过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对3000名痴汉女性的调查中,其中百分之九十的女性在遭到痴汉时选择的是或者悄悄躲开。屡屡的快感,无疑让电车“痴汉”们心花怒放进而得寸进尺,继续甚至的对女性进行性。女性因害怕“丢面子”或性者报复而选择忍气吞声,无疑更助长了“痴汉”的气焰。

  另外,法律对电车“痴汉”们似乎也显得宽容了一些——且不说上文中了者的两人只被判处了4年的有期徒刑,很多时候,如果被的女性选择忍气吞声的话,“痴汉”们根本得不到任何处罚。而且,即使者当场按住自己的人,性者也很难得到有力的惩处。因为在日本,只有拥抱或把手伸进被害人内衣等时,才构成强制猥亵罪。而电车上隔着衣服用身体部位触摸女性,则只要在48小时内加害者向被害人认错基本就能轻松了事儿。在这种情况下,电车“痴汉”们自然是更加。

  一方面是电车“痴汉”的性愈演愈烈,另一方面是女性求救无门(甚至帮女赶走“痴汉”还会遭到性侵报复),终于日本女性开始了。

  “大坂地铁御堂筋”事件发生后,女性权益团体要求交通事业单位,能够更加积极的女性乘车安全,因此铁道各社与单位开始联手推出宣导海报,不但教育大众痴汉行为是犯罪,也鼓励女性如遇到时,能够勇敢的跟站务员或,以遏止痴汉行为的歪风。

  此外,也有铁道业者主动研议女性的措施,例如京王电铁在2000年12月,进行深夜时段列车,设定一辆车厢做为女性专用车厢的试验,后来发现成效不错。因此京王电铁在2001年3月,正式实施该政策,在上午的通勤高峰,设置女性专用车厢。

  施行之后,许多铁道公司也纷纷跟进研议,国土交通省就曾于2002年,针对痴汉行为严重的关西地区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女性专用车厢的设置受到广大的支持,因此专用车厢也逐渐在关西的铁道公司实施。

  时至今日,全日本已经有32家铁道公司、共有87条线列车设有女性专用车厢,几乎涵盖首都圈及京坂神都市圈的重要铁道线。

  例如印尼从2010年开始设置女性车厢,新车厢置于车头与车尾部分,车厢内装有粉色坐椅,仅供女性乘坐;

  因女乘客投诉屡遭性,巴西从2006年开始设置女性专用车厢,在里约热内卢市的33条地铁列车中,每条列车都将有1节车厢的门窗被涂上粉色的装饰条纹。地铁公司说,女乘客可以自己控制男性入内,必要时可向地铁保安人员求助;

  此外,印度也为女性设置有专用列车,与专用车厢不同的是,这些专用列车并非单独开辟出一两节车厢供女性使用,而是整个通勤列车都是为女性准备。整个列车只有女性可以乘坐,唯一能够登上列车的男性就是司机。

  我国于2006年6月1日起,在通勤电联车上实行女性专用车厢制度,但是成效不彰,经常有男女乘客混合搭乘的情况,使得台铁决定半年的试办期过后即不再续办。但在2010年5月发生首桩火车性侵事件后,台铁在离峰时段的通勤电车第一车厢又恢复实施“女性优先车厢”。

  广州和深圳也开辟过“女性车厢”,但这些车厢严格来说,应该叫“女性优先车厢”。可能是因为名字的微妙不同,在这些车厢中常常可见男性的身影。

  为女性开辟的空间,听起来温情脉脉,但真的有效果吗?首先,我们需要看看,作为最先设计出女性车厢的日本,性事件的数量是否因为这些车厢的存在而下降了。

  据日本厅资料显示,全国列车中发生的恶意、强制性事件,最高峰为2001年的532件。京都、大阪、三地的主要铁道公司导入女性专用车厢后,2002年的件数减至493件、2005年则回升至500件左右,但2009年下降至400件后,近年皆维持在300件左右。

  但这是否就表示女性专用车厢政策见效,日本厅人员称很难判定。因为在通勤高峰期,时常有男性不听劝阻,乘坐女性专用列车。

  实际上,比起“女性专用车厢”,对日本性者更有威慑力的是法律——日本《防止条例》,“痴汉行为”初犯要被处以半年或50万日元(约2.5万元人民币)罚金,要被处以1年或100万日元罚金,屡犯者加倍处罚。另外,日本对待痴汉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日本男人在电车上被喊痴汉,如果不能证明自己物理上没有可能触碰到对方的话,打官司几乎必输无疑。而在十分注重名誉的日本,一旦背上了这种案底,几乎可以说是身败名裂,连工作都很难找。很多正直的男性在这种严格的约束下,在电车上也不得不全程高举两手,以示自己的清白。

  说到底,用将女性“隔离”出去的方法来她们,并不能使问题得到根本的解决。现如今的女性需要的不是有强大的人来她们,而是需要社会用平等的眼光去看待她们,需要更严格的法律去犯罪者——如果一些人就是学不会尊重和平等,学不会和,就必须要有便捷的法律制裁手段,教他们长记性。

  因为害怕顺风车遇到犯,我们呼吁女司机为女乘客服务;因为害怕电车上遇到性者,我们为女性设置了专用车厢;未来我们还会因为女性害怕点外卖遇到或租房遇到而开发出女性外卖网和女子大楼吗?

  在印度,女性不仅有自己的电车专列,在公交案后还有人专门教她们女子防身术,然而女孩子们是否有因此变得更安全,就见仁见智了。女性,只有先作为一个有的人而存在,才能谈论“安全”。

  一些男性认为,自己明明和女性支付了同样的钱,而且也不是“痴汉”,为什么不能在通勤高峰期进入女性车厢,这分明是另一种的歧视;也有些人认为,为了防止被性的女性去了专用车厢,那么站在其他普通车厢的女性会不会因此陷入更大的之中;还有一些观点认为,问题的根本应该是惩治性者,不应该从“隔离”女性入手,这种“”无异于弱化女性的形象……

  1 《痴汉の养成,这些原因让日本“”越来越!》万景 政商智库

  3 《日本为了防推出“女性专用车厢”,结果被男人认为性别歧视》优酱 日本窗

  5 《除了收效甚微的防狼术,女性还能靠谁?》王絮颖?看客inSight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